• 2008-09-15

    换。

    Tag:
     
     
    正如你所知,看着这一大坨字就来气。于是搬家。
    07年3月始08年中秋日终
  • 2008-09-03

    播报

    2008.9.4

    Joyside的现场看起来很爽,所以未来的某一个现场我就会在那里。
    一周的课就是3/7。十几个人来回学校,吃遍外面的饭馆,回来就上网。
    那周五说了无数的情绪化醉酒街头,然后手机失踪(亲爱的同学们,请及时上报你的号码。),据说是一个捡破烂的老头儿拿走的,这物件拿着三年,想起这样的温度也就一齐消失。包括之前的右眼隐形等等等的丢失,算计此段时间是不是霉运期,幸好马上晃过。

    接下去:

    □ 要多久才能成熟。说着天真的字眼,他们头头是道,到最后说那还不是要低声下气,说什么责任。这个词太庞大,你不要给我说教。
    井底之蛙。过太久的井底生活显然是危险的事。
    □ 理工大学一个人的上吊自杀。除了儒弱,还有什么形容词是我们谈论的用词。这个少年的死亡,谁知道当时死神是怎么打算的。谁决定这个人死去,那个人荣耀?
    其实做淘宝店的个体户们,怎么没有想过在包裹中加入广告单收广告费呢?
    □ 做杂志最吸引人的,比如尝试不同的题材,比如做采访。脑袋大堆大堆的东西,怎么输出怎么输出
    □ 经贸课,老师在黑板上一遍一遍为我们回忆做贸易的步骤,这些理论到底有什么用呢。好像背了几年的东西,还不如去上会儿班。理论与实践是一个掰不完的命题。
    □ 这一驼字看着真令人难受。
  • 2008-09-01

    为了保持博客美观

    Tag:游戏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08-28

    实习

    1 老爸比较关心的是实习是不是拿到薪水了,是单位的还是私营的,接着就是英语考试多少分。要问到这些我觉得自己都可以去死了。今天上半年都是吃什么饭长的。

    2 午夜十一点大概还多十分钟,我们说回漳州校区,然后就兴冲冲地回去了,为了证明其实我还是很有勇气很有激情的。上天桥时两旁的牛奶色路灯哗啦啦地闪,风吹得厉害,像时光隧道似的。

    3 大学真可怕,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位置。听说明天是新生开学日,一点也不喜欢跟这样的气息一块。那会说明我狠狠地老了。

    4 if说的这家果汁店真的挺好喝。其实我还不知道怎么说话,在办公室闷了一个月,一个劲的耗掉自己的耐心。if还说如果有了信仰会是很好的,那样就能把消磨掉的时间花在积极生活上了。好久没想这些东西,我在想着很现实很现实地挣钱。

    5 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听说。

    6 要是觉得自己是很糟糕地坐在那间办公室里的话,我就这么安慰自己,这些仅仅是技术问题,重要的是你的想法。有想法是一个问题,表达出来又是另一个问题。

    7 原来成长都是一样的,再年轻几年时看那个新概念的蒋峰同学,的文章,他说,我简直忍受不了一个人连诸如家电用器这样的常识都不懂。我现在走到这一点,然后想,比如什么交际,果断,厚脸皮。

    8 他看起来很高兴地样子,然后说,搜店,要出去搜店的话,要显得老练一点。不要那么拘谨。不要那么拘谨。

    9 聊天记录里还写着,唉,这个暑假我都没怎么学日语。

    10 她正眼也不看你,很嫩的样子,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  11 看完那些作品后就显得很沮丧了,我算一算,他们在我这时候是什么样的,根本没法超过,虽然一直说着需要时间需要时间。

    12 抑郁狂躁多才俊。

    13 现在也不想回漳州校区了,一是那个周五论坛没了,一是大四了。

    14 观点最重要。这是实习的经验,妈的,如果不实习我什么时候才知道啊。那我实习为什么就知道呢。聆听,交流。环境。

    15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普通一天是八点多起床,公车睡觉,看杂志写相关的嘻游记稿,办公室其实是另一个宅男女们的合适场所,偶尔开会听他们说话,那几乎是最能学到东西的时候。通常是六点多下班,像牛一样勤恳,然后抑郁着所有才华横溢才会带来的压力。

    16 晚上会散步,心情好些的话能有很多话说,宿舍是另一个死寂沉沉的地方。从实习地开始就在盘算着见多少个朋友结果大多数没联系。接着现在便在漳州校区了。

    17 曾厝安很好很有趣。

    18 接下去文稿,日语,英语,交流,经济,杂志,很傻很天真。